MENU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  新聞中心   集團新聞   新聞詳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運聯智庫】制造業供應鏈轉型時代,換個角度看傳化智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 : 2021-04-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,國內服務消費端的物流體系雖領先全球,但服務產業端的物流網絡仍相對落后。可以看到的是,一方面國內的物流企業,將單一環節效率做到了極致,但產生不了多少利潤;另一方面,站在整個供應鏈的視角來看,客戶的供應鏈成本又很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意味著,B2B供應鏈的變革,必須要用技術把整個流程全部拉通,通過供應鏈的全鏈條協同,實現結構性降本。這一趨勢下,物流企業如何轉型升級?進化方向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帶著這些問題,筆者來到傳化智聯杭州總部,發現它早已不是大家印象中的那個做公路港的傳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傳化智聯總裁姚巍的話說:“我們要做的是,按照企業客戶的剛需將我們的資源、產品、服務重新排列組合,與平臺里的物流企業一起把蛋糕做大,把服務做深,讓生態圈的成員能分享增量收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2B供應鏈的春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統的商品流通路徑,是從制造廠家開始,經由經銷批發商,再由零售商銷售給個人消費者。這種模式下,品牌商擁有供應鏈層面的絕對權力,分銷商和零售商處于被動接受地位,對需求變動的響應能力較差。因此,這種供應鏈也被稱為“推式供應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許多年里,隨著互聯網對商流和物流的改造,供應鏈的權利發生了從制造端到渠道端再到消費者的轉移,供應鏈主權從品牌商轉移到消費者,生產計劃的制定需要更多地依賴于消費行情。這個現象被稱為“消費驅動”,消費驅動下的供應鏈也被稱為“拉式供應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,由于互聯網對商業的改造是從C端開始的,導致占得先機的是與電商相配套的快遞企業等B2C企業;并且,從橫向規模的角度來看,這些跑出來的企業在規模效應之下,已經把成本優化到了足夠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根據公開數據顯示,目前B2C物流占社會物流總額的比例不足8%,以生產和流通為主體的B2B物流占社會物流總額的比重則超過92%。這意味著,B2B供應鏈由于更貼近上游的生產制造端,因此降本增效的需求更為強烈,市場也更為廣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我們可以看到,201810月份,順豐55億元整合DPDHL在中國大陸、香港地區及澳門地區的供應鏈管理業務、管理團隊和相關科技技術,極力布局供應鏈業務;201910月份,前京東物流CEO王振輝在京東物流2019年全球智能物流峰會上正式對外提出“供應鏈產業平臺(OPDS)”,京東物流將基于不同屬性的產業提供一體化供應鏈服務,推動供應鏈對產業的數字化改造與技術賦能;阿里旗下的菜鳥網絡,則通過投資并購的方式,逐漸構建了集倉配、快遞、即時配送、農村物流、國際等為一體的立體網絡,打通了電商配送的全鏈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618535237(1).pn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離C端更近的企業,其供應鏈變革是圍繞消費者體驗,試圖向B端供應鏈滲透,核心是通過商品流通鏈條的打通,減少商品搬運次數,將消費者需要的商品以最快、最好的方式送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從消費互聯網跨界而來的企業,很難靠復制一套2C端的打法來撬動這個市場。產業互聯網的前提還是要懂生產,懂制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意味著,B2B供應鏈有著較強的行業壁壘,尤其是其服務鏈條更側重供應端,包含原材料采購、零部件物流、入廠物流、分銷物流等,甚至要深入客戶需求做好生產的大計劃、小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的合同物流,提供的是運輸解決方案,大家口中的“供應鏈”大多還是側重于物流運輸,最多是到“物流+倉儲”。用業內人士的話形容,就是“對直客的供應鏈服務能力”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合同物流分攤的仍然是企業的成本項;而B2B供應鏈的核心是整合資源能力和解決方案能力,講究的是結構性的降本增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這個角度來看,B2B供應鏈的春天來了。而且,這股春風最先可能吹到的地方,就是懂生產、懂制造的供應鏈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點到面的結構優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如今來看,我們如何理解姚巍口中所描述的“做大蛋糕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巍認為,供應鏈變革的最終目標,在于用技術的手段打通全鏈條,根據客戶需求做好生產計劃,再打通采購、物流、銷售等各環節,過程中實現商流、物流、資金流等的可視可管、可運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過去許多年里,物流行業的頭部企業大多是橫向切入供應鏈中的某一環,通過做大規模,將成本與效率做到極致。而傳化智聯思考的是從縱切的視角,基于客戶需求,從倉儲、運輸、配送以及供應鏈金融等方面進行資源整合,建立高效鏈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于上述邏輯,傳化智聯做了幾個動作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是連接。通過梳理,傳化智聯現在的業務版圖可以概括為3+2”——“3”指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、網絡貨運平臺和物流服務,“2”指產城運營和供應鏈科技金融服務。其中,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是最核心的資產,是“地網”;線上網絡平臺是“天網”;物流服務則是鏈接和盤活兩張網的樞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傳化智聯開展業務公路港有63個,初步形成了覆蓋27個省份的物流骨干網;網絡平臺業務2020年日交易量超2w單,月復合增長率超25%,平臺運營客戶超4000家,觸達車輛50萬輛,服務客戶已覆蓋到大宗物流、普貨運輸、快遞快運等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杭州傳化公路港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化智聯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聚焦。從點到面,傳化需要找到企業客戶的“剛需”。公路港方面,圍繞“貨”做功能和運營方式轉型;網絡平臺方面,做大規模的同時,做精產品安全和體驗,同時逐步向貨主端延伸;物流服務業務方面,優化毛利率低的供應鏈業務規模,深度聚焦化工、科技、車后、快消4個行業。供應鏈科技金融,深化與各類業務場景的融合,進一步做實產業金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62810259916808840.pn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過程,實際上也是當前行業從單純的物流向供應鏈過渡的一種反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供應鏈解決的不僅僅是客戶的單點成本,更重要的是結構性的優化。供應鏈企業服務客戶的過程中所累積的真實數據,更能全面反映客戶的企業經營本身,而這會成為客戶的新型數字資產,對客戶后續的生產、市場擴張、供應鏈優化等都具有指導意義。這樣服務的深度,也更能讓傳化智聯與客戶企業建立強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公路港向數字化供應鏈轉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幾年里,傳化智聯著力推動的就是從公路港到城市物流中心,再到數字化平臺的轉型升級。這一升級過程,大致可分為三階段:第一階段,核心解決集約化和標準化的問題;第二階段,集約化和標準化的基礎上,打磨數字化運營的形態;第三階段,通過平臺化的方式,以信息化集成實現互聯互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運營人員而言,這種轉型升級首先是一種思維上的改變,即從過去的物業運營思路轉向產業運營。傳化智聯浙江大區總經理傅建烽對此深有體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杭州傳化公路港,傳化智聯為某世界500強機械設備制造企業量身定制了一個華東物流中心,整個場地有1.83萬平米。傳化智聯需要幫客戶實現零部件入庫、倉儲、分揀、齊套、裝車等一系列流程管理,這一流程管理涉及70余家上游生產供應商以及16家下游物流承運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通過信息化的打通,幫客戶實現貨、叉車工、車位、承運商、車輛的精準匹配。平均一輛13.5米的車裝車時間約為1.5小時,這種效率優化之下,目前其出庫作業峰值已經達到130套(3300多個組件)/天,庫存周轉效率為0.5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過程,通過全場景無死角智能監控,傅建烽在辦公桌前的電腦上便可做到全程可視、可管理。事實上,讓傅建烽感到的驚喜之處不僅僅是運營的高效率,其核心在于解決了客戶的供應鏈成本、管理等問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b1e31c7-6882-4802-97e7-3b67eb9119f9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從成本角度來看。針對此類大客戶,傳化智聯能夠提供基地倉模式方案;而針對一些中小型的制造業客戶,則能夠提供統倉共配的前置倉模式;在人力、場地成本逐年走高的情況下,這種通過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帶來的成本優化是可觀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傅建烽透露,傳化智聯也在探索一套流量經營的模式,即按貨物出庫的套數計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從管理角度看。實際上,傳化智聯以公路港為節點,高效鏈接了客戶上下游的供應商,通過數字化打通信息孤島,實現各方的協同,從而為客戶實現了供應商的高效管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度服務客戶的過程,同時也給傳化智聯制造了驚喜。傅建烽表示:“基地倉模式帶來倉運配一體化能力,使得我們具備向生產端延伸的可能。如今,客戶的一些運輸業務也逐漸交給我們來服務,我們再聯合平臺內的優秀物流企業一起,把服務做得越來越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來,傳化智聯還將依托全國性的倉網布局及信息化能力,幫助上述企業中國區孤島式的轉運中心鏈接成網,中央調度,全程管控上游生產端到下游客戶端的端到端履約,實現安全、品質、效率、可持續的供應鏈管理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看到,傳化智聯通過做透一家企業,進入一個行業,再帶動一群跟著傳化做生意的物流企業一起“玩”。如今,傳化智聯這張線上線下一體化的全國網絡,積累服務海天味業、瀘州老窖、玲瓏輪胎、滴滴出行、一諾威等項目的經驗后,逐步開始具備深度服務精益制造、快消、鋼鐵、化工、能源等細分領域的供應鏈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態自然生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化智聯向數字化供應鏈轉型的過程,實際上也是一個構建生態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路港隨著深入服務企業端的物流需求,引貨入港,逐步形成和港內企業業務共生的生態,也真正承擔起城市物流中心的角色,同步線上的一張網對接。在傳化智聯看來,這種生態是自然生長起來的,而不是建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隨著引貨入港,生態呈現出豐富性。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作為樞紐,具有極強的聯動作用。港內豐富的零擔專線資源、汽配油品等后市場資源、住宿餐飲等三資源,包括支付、保險線上增值服務,隨著項目的引入,豐富生態的同時,也將整個生態資源的利用率帶動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隨著供應鏈的協同,資源產生了很大的互補性。過去,園區建好有一個容釋的過程。地產運營的思路在于,通過生態的豐富性加快容釋的周期,這一過程中不免帶來類似同線路之間的競爭。而產業運營的思路下,其核心在于通過對貨源的強接觸能力,實現運力端、承運商與貨主端的互補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杭州傳化公路港倉儲作業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做透一家企業,進入一個行業,延伸一個產業,傳化智聯正通過提供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服務、倉配運物流業務、網絡平臺服務和供應鏈科技金融服務等產品的疊加,逐漸助力企業客戶做到全網的供應鏈協同,而這個過程也是傳化智聯所構建的生態自然生長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化智聯過去多年構建的線上線下一體網絡,正在長出新東西,而市場或許也到了要重新評價這張網絡價值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十路QVOD无码